• 滬看風云,縱論新能源汽車全球供應鏈“變革”
    發布時間:2022-09-20 14:36:00

      先從一則“流言”說起。

      近期有媒體報道稱,根據今年8月美國總統拜登簽署通過的《通貨膨脹削減法案》相關條款規定,自2024年起將全面禁用產自中國的電池組件,自2025年起全面禁用產自中國的礦物原材料。

    滬看風云,縱論新能源汽車全球供應鏈“變革”

      一時間,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流言”止于智者。很快,就有業內人士指出,該法案并非禁用中國產電池組件,而是采用中國產的電池組件所生產的電動汽車在美國不享受補貼政策。真實的“法案”是,只有在北美進行總裝的電動汽車才有資格享受現有的優惠政策,且汽車電池所用原材料有一定比例開采或加工于美國本地或盟友國家。

      雖說是“虛驚一場”,但僅憑“流言”即可擾動起風波,也反映出全球新能源汽車供應鏈脆弱的一面。

      事實上,拜登的一紙法案對供應鏈的影響,雖較“流言”降級不少,但也并非沒有波瀾。

      《華爾街日報》近日報道的一則消息稱,特斯拉暫停了在德國生產電池的計劃,并內部討論了將柏林超級工廠的制造設備運往美國的可行性。也不知,“拜登的操作”會對特斯拉(中國)工廠有何影響?對特斯在中國的電池供應商等有何影響?

      當今,全球汽車工業正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終于迎來了“彎道超車”的歷史性機遇。近年來,中國已經迅速成長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涌現出一批像比亞迪、蔚來、寧德時代、億緯鋰能、孚能科技等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建立了比較完善的上下游產業鏈。

      特別是在動力電池領域,中國力量舉足輕重。國際市場調查機構 SNE research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在全球動力電池市場上,前10家廠商中的中國企業占據6席,合計市占率達到56%;在前20名的廠商中,有15家中國企業。

      在新能源汽車產業日益全球化的時代,機遇與挑戰并存。一方面,中國企業不斷融入和受益全球供應鏈體系。另一方面,正如“拜登法案”所折射出的,當前新能源汽車市場風云變幻,全球供應鏈面臨不小的風險和挑戰。

      特別是,由于近兩年產業鏈上游的鋰、鈷、鎳等原材料的供應緊張和價格的波動,給整個新能源汽車產業造成了巨大的不利影響。從整體上看,上游資源供給短期錯配,再加上疫情反復,全球經濟增長壓力增大,地緣政治競爭加劇等,導致全球新能源汽車供應鏈加速調整和重構。

      在此背景下,構建安全可控、更具韌性及可持續性、融合協同的新型新能源汽車和動力電池供應鏈體系已迫在眉睫。保障上游材料、動力電池供應鏈安全穩定,已成為各車企可持續發展,乃至世界主要國家實現汽車產業健康發展的重要基礎。

      業內人士指出,為保證動力電池及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安全發展,首先就要從材料供應鏈端構建好動力電池的安全體系,可以說材料供應鏈的安全是保證動力電池安全的基石。事實上,近一兩年國內不少材料廠商都積極加碼海內外礦源,眾多電池企業也紛紛向上游礦產、材料領域布局。

      而在下游端,為了打造多元化供應體系,整車企業在動力電池的供應商選擇上日趨多元化。汽車廠商迫切希望在供應鏈環節降低成本并保持穩定性,因此積極引入二供、三供、四供。同時,為了獲得對動力電池供應鏈的話語權,不少整車廠都加快了扶植二、三線動力電池廠商的步伐。

      不僅如此,還有不少新能源汽車廠商開始向動力電池生產領域涉足。業內分析認為,主流整車企業布局動力電池生產,合建、自建電池廠或將成為一種趨勢。這與車企電動化進程加速,而電池供應商在某種程度上難以滿足其產品要求等因素直接相關。

      從整個產業鏈來看,本地化生產、就近供應日益成為趨勢。無論是特斯拉到上海建廠,還是中國廠商到歐洲設立生產基地,都是為了能夠形成本土化供應能力,進一步降低成本,貼近終端客戶,提供更為及時有效的產品解決方案,并更快地響應用戶需求,以提升產品在全球范圍的競爭力。

      11月28日-12月1日,第七屆動力電池應用國際峰會(CBIS2022)將在上海舉辦。本屆峰會由宏工科技總冠名,中國化學與物理電源行業協會、電池中國網主辦,明冠鋰膜聯合主辦,動力電池應用分會、壹能(北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承辦,無錫先導智能聯合承辦。

      屆時,將會有超800名來自整車、電池、材料、設備、政府、機構等領域人士齊聚峰會現場,共商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大計。

      “新能源汽車的全球供應鏈變革”,為本屆峰會的第二場主題論壇,是由光大激光冠名的專場分論壇,將聚焦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上下游的供應安全、供需格局變化,以及供應鏈價值挖掘、內在邏輯演變和發展趨勢等,敬請期待。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
    野兔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