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聲高漲,鈉離子電池產業鏈布局明顯加快
    發布時間:2022-09-27 11:12:10
    關鍵詞:動力電池

      去年7月,寧德時代對外首次發布了鈉離子電池技術路線,既為自身與上游鋰鹽企業留足了談判籌碼,也為開拓新產業路線打下了基礎。

    呼聲高漲,鈉離子電池產業鏈布局明顯加快

      彼時寧德時代透露,鈉離子電池目前的短板在“產業鏈”,公司正致力完善產業鏈,力爭在2023年實現產業化。

      距離2023年已不足100天了,鈉離子電池的產業化也進入了倒計時階段。當然,鈉離子電池產業鏈的建設也正如火如荼,尤其是在碳酸鋰價格持續上漲的背景下,業界對鈉離子電池的未來“更有信心”,也更有干勁。

      據了解,國內鈉離子產業鏈從鈉電池,到正極、負極、電解液、鋁箔、碳納米管等各環節的建設正有序推進,鈉離子電池2023年產業化基本無懸念。

    01

    鋰價居高難下 對鈉電池呼聲增高

      市場數據顯示,截至9月21日,電池級碳酸鋰價格已高達51.40萬元/噸,近幾日持續上漲?!盎鹕蠞灿汀钡氖?,9月20日,澳大利亞鋰礦商皮爾巴拉(Pibara)舉辦了第9次鋰精礦拍賣,拍賣成交價格為6988美元/噸,創歷史拍賣價新高。

      本次拍賣礦石量為5000噸,精礦品位5.5%,按照90美元/噸的運費測算,折合電池級碳酸鋰成本達51萬元/噸。

      鋰鹽頭部企業天齊鋰業表示,下游電池廠商的擴張速度快于上游的鋰供應增量,導致鋰產品供應將在短期到中期內繼續處于較為緊張的局面,鋰行業供需格局要達成真正的平衡還需要一定的時間。未來18個月,鋰鹽可能仍將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換言之,整個2023年碳酸鋰價格仍有望維持高位,甚至可能會再創新高。

      碳酸鋰價格的高企,無疑大大抬升了電池成本。但另一方面,全球新能源汽車、儲能產業發展持續向好,動力、儲能電池需求也將維持高增長態勢。出于降本考慮,尋找價格更為低廉的電池作為互補甚至替代是必然選擇。

      相比碳酸鋰的50萬元/噸高位,碳酸鈉不僅價格低廉,僅為2739元/噸(重質純堿,2022年9月21日最新價格),而且提鈉簡單,儲量豐富。因此供應鏈更加安全。最重要的是,因為儲量非常豐富,不必擔心價格被惡意炒作或被海外“操控”。

      實際上,在大規模產業化之后,鈉電池的成本優勢不僅僅體現在鈉原料豐富一環,從正極、電解液、集流體等各種材料上均有不同程度的價格優勢。

      正極材料源頭方面,前面已經介紹了碳酸鈉與碳酸鋰數倍的價格差距。

      電解液方面,鋰電池使用的六氟磷酸鋰是通過碳酸鋰、***及五氟化磷合成,其中每噸六氟磷酸鋰要使用0.25噸碳酸鋰,碳酸鋰每漲價10萬元,六氟磷酸鋰的成本就會增加2.5萬元。而鈉離子電池的電解液因碳酸鈉成本比較低,總體成本更有優勢。

      鋰電池負極集流體使用的是銅箔,而在鈉電池中,負極集流體可以使用成本更低的鋁箔,使得其成本也更有優勢。

      中國化學與物理電源行業協會秘書長劉彥龍表示,從理論上而言,鈉離子電池相較于鋰離子電池材料成本能夠下降約30%左右,“但目前鈉離子電池的各種材料主要以各研發企業自主開發為主,尚未產業化,其實際成本仍然比鋰離子電池高,因此鈉離子電池需要產業化發展,降低配套材料的制造成本?!?/p>

      未來,隨著關鍵材料硬碳產業規?;瘧?,也有望在成本上實現突破。

    02

    產業鏈布局提速

      在動力電池龍頭寧德時代的帶動下,鈉離子電池產業鏈布局今年明顯加快,各環節都已經有頭部企業進來。從目前各環節的布局進展來看,2023年實現產業化并非“PPT”,而是將真正成為推動鈉離子電池產業化的元年。

      近日,七彩化學和美聯新材先后發布公告稱,雙方計劃共同投資25億元,建設“年產18萬噸電池級普魯士藍(白)項目”,致力于鈉離子電池正極材料普魯士藍(白)系列產品的研發及產業化,助推鈉離子電池產業發展。

      同在鈉離子電池正極材料方面,當升科技表示,公司采用特殊微晶結構前驅體以及材料結構調控解決了鈉電池正極材料關鍵技術瓶頸,并推出了新一代鈉電正極材料。據悉,當升科技鈉材料新產品SNFM-K3比容量達到了177.2mAh/g,首效倍率達到91.3%的突破。容百科技透露,其鈉離子正極材料也有望在2023年開始批量供貨。

      超威旗下安力能源公司的“鈉鹽電池用高比能量正極材料”也已經取得明顯進展,將加速量產;美聯新材的普魯士藍正極材料50噸中試生產線已投產;傳藝科技透露,目前公司自產正極材料已經有兩款產品可以量產;瑞泰新材表示,公司鈉離子電池材料目前處于中試階段。此外,振華新材、邦普循環、格林美等多家上游材料企業也在加快材料布局。

      目前鈉離子電池的負極材料主要有無定形碳(硬碳,軟碳)、合金類、過渡金屬氧化物等。中金公司分析,負極的硬碳材料更有望率先實現產業化突圍,目前包括寧德時代、貝特瑞、璞泰來和中科海納等都在布局。

      電解液方面,多氟多已經基本實現六氟磷酸鈉的商業化落地;新宙邦已有小批量的鈉離子電解液產品實現交付與驗證。

      事實上,在制造工藝方面,鈉離子電池可以實現與鋰離子電池生產設備、工藝兼容,產線可進行快速切換,完成產能快速布局,而隨著鈉離子電池產業鏈的不斷完善和成熟,將可快速實現產能落地并推向市場。

      興業證券預計,鈉離子電池配套產業鏈將在2023年初步形成。當產業鏈各環節配套到位后,鈉離子電池的生產成本相比磷酸鐵鋰將會具備明顯優勢。

      目前鈉離子電池能量密度集中在90-140Wh/kg區間,部分企業已經做到160Wh/kg,根據寧德時代規劃,其第二代鈉離子電池能量密度有望做到200Wh/kg。

      從應用場景來看,業內人士指出,在電動汽車領域,從能量密度看,鈉離子電池是鋰離子電池的補充,但并不能徹底改變電動汽車電池的發展方向,“在3-5萬元的微型純電汽車領域,鈉離子電池會具有較大的市場前景?!?/p>

      在儲能和電動輕型車市場,鈉離子電池有望憑借低成本、長循環壽命等特性“大展拳腳”。

      分析人士指出,當前,碳酸鋰價格一直高企,電池企業成本壓力持續不減,以寧德時代為代表的企業開始推進鈉離子電池的產業化,一方面可以降低對上游碳酸鋰等材料的依賴,增加新的技術路線;另一方面也為電池企業試圖增加自身在產業鏈中的談判籌碼提供一種可能,為降本作準備。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
    野兔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