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車開進礦山”!主機廠不甘再“給電池企業打工”
    發布時間:2022-09-29 12:07:00

    “把車開進礦山”!主機廠不甘再“給電池企業打工”

      鋰價的瘋狂還在持續。

      澳大利亞皮爾巴拉礦業公司9月20日舉行了年內第六次鋰輝石精礦拍賣。最終成交價為離岸價6988美元/噸,較上一次6350美元/噸的拍賣價漲幅約10%,刷新了歷史價格紀錄。業內人士分析稱,考慮匯率變動后,此次拍賣價格實際的環比漲幅為14.3%。對應的碳酸鋰含稅成本約51萬元/噸。

    01

    鋰價“天花板”在哪?

      根據市場數據,在兩年之前,電池級碳酸鋰價格曾一度跌到4萬元/噸的低位。到了2021年8月,電池級碳酸鋰報價10萬元/噸。在此之后,碳酸鋰價格就像坐上了火箭,短短幾個月迅速攀升至今年一季度的50萬元/噸的“天價”。此后,碳酸鋰價格曾高位震蕩回調。

      近期,電池級碳酸鋰價格又重新回到50萬元/噸高位。百川盈孚數據顯示,至9月15日,國內電池級碳酸鋰市場均價達51萬元/噸。上海鋼聯發布數據顯示,9月27日部分鋰電材料報價上漲,電池級碳酸鋰漲3500元/噸,均價報51.5萬元/噸。而澳洲鋰輝石精礦拍賣再刷新高,意味著市場上碳酸鋰價格未來或將持續走高。

      國泰君安日前表示,鋰價繼續上漲,電池級碳酸鋰主流成交價格51萬-52萬元/噸,已有53萬元/噸報價?!肮┙o運輸受限,車運輸依然困難,運費較此前翻一倍多。市場看漲情緒較重,惜售情緒濃厚,后市預期價格仍有上行空間”。供不應求格局難扭轉,看好鋰價全年高位持續性。

      根據基準礦產情報公司(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的數據,由于價格上漲,原材料目前約占電池成本的80%,遠高于2015年的40%。隨之水漲船高的,是電動汽車成本的增加。

      這就有了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的名言:“動力電池的成本已經占到電動車成本近60%,那我們現在不是給寧德時代打工嗎?”

      迫于成本壓力,不少車企紛紛啟動漲價模式。據業內機構統計,今年以來已經有幾十個汽車品牌上調了新能源汽車的價格,包括比亞迪、特斯拉、小鵬、哪吒、零跑、賽力斯等,漲價幅度最少1000元,最大達3萬多元。

      這也難怪曾慶洪要吐槽寧德時代。但實際上,最受益于鋰材料價格上漲的,并不是寧德時代等電池廠商,而是更上游的鋰礦業和材料廠商。

      今年上半年,寧德時代雖然營收高達1129.7億元,但凈利潤僅為81.7億元。而反觀家里有礦的天齊鋰業,同期營收僅142.96億元,但凈利潤卻高達103.28億元,同比增長11937%。在天齊鋰業的產品結構當中,鋰化合物及衍生品的毛利率超過85%,鋰礦毛利率超過75%。而寧德時代上半年毛利率僅為18.68%。

    02

    直接采鋰就是香

      廠家直采,才能不讓中間商賺差價。

      蔚來汽車開始向鋰礦山“挺進”了。9月25日,澳大利亞礦產公司綠翼資源(Greenwing Resources)發布公告稱,公司與蔚來汽車全資子公司Blue Northstar Limited達成戰略融資交易,以推進阿根廷卡塔馬卡省圣豪爾赫鹽湖鋰項目的勘探計劃,并使蔚來成為公司潛在的合資企業和承購伙伴。

      根據交易條款,蔚來汽車已同意向綠翼支付1200萬澳元(約合5540萬元),擬認購綠翼股份(配售);根據蔚來的選擇將收購安第斯鋰業公司20%至40%的已發行股本的認購期權,后者持有圣豪爾赫鋰礦項目的期權權利。配售完成后,蔚來將持有綠翼約12.16%的股權,并且只要繼續持有至少10%的股份,就有權在綠翼董事會中提名人選。

      而不想“給寧德時代打工”的廣汽集團,也早有籌謀。2021年底,廣汽集團旗下廣汽資本聯合上汽集團旗下尚頎資本,共同出資3億元投資了九嶺鋰業。九嶺鋰業總部位于鋰礦富地江西,是國內目前僅有的四家具備云母提鋰技術和成熟產線的規?;髽I之一。

      據電池中國了解,九嶺鋰業旗下持有宜豐縣花橋大港瓷土礦,已探明原礦儲量9191萬噸,折合碳酸鋰當量約100萬噸。業內人士分析稱,云母提鋰主要看點在于原料自主可控,無需受制于海外,目前國內鋰云母儲量理論上可實現碳酸鋰自給。

      除了投資九嶺鋰業外,今年8月,廣汽埃安與贛鋒鋰業舉行戰略合作協議簽約儀式。雙方將從新能源動力電池最上游材料端展開合作,探討在鋰資源開發、中游鋰鹽深加工及電池綜合回收利用各層面的合作。

      在寧德時代眾多的供應客戶中,特斯拉是成本控制力最好的廠商之一。在談及今年上半年的新能源汽車市場情況,曾慶紅就戲謔說道,目前除了特斯拉,所有新能源主機廠都在虧損。特斯拉抓住了鋰礦源,這或許也是其財務業績良好的因素之一。

      “鋰的價格已經到了瘋狂的水平,元素本身并不短缺,因為鋰在地球上幾乎無處不在,但提煉的速度很慢?!碧厮估瑿EO馬斯克在推特上寫道,對鋰供應鏈洞若觀火。實際上,特斯拉早就“上山采礦”了。2020年馬斯克就透露在內華達州購買了礦權,并正在尋找一種從黏土中生產鋰的新方法。

      進入2022年以來,特斯拉“采礦”的步伐明顯加快。2月,特斯拉與澳大利亞鋰礦供應商Liontown Resources簽署了一項每年不低于10萬公噸鋰輝石精礦的五年協議。3月,特斯拉又與澳大利亞鋰礦商CoreLithium達成供應協議,后者將在四年內向特斯拉供應高達11萬噸的鋰輝石精礦。

      如今,車企“上山采礦”、買材料已經成為一種風尚。行業數據顯示,自2021年初以來,包括寶馬集團、大眾、通用、福特、Stellantis、特斯拉、雷諾、豐田、比亞迪在內的國內外多家主機廠對電池上游原材料的投資已經超過20項,其中絕大部分投資于鋰行業。

      未來,新能源汽車領域對鋰的需求還將持續爆發。根據業內機構預測,到2030年全球對鋰需求量將達到240萬公噸碳酸鋰當量,遠高于2022年預計生產的60萬噸供應量。未來,如果鋰材料價格仍然不便宜,那么不想再“為寧德時代打工”的車企,盡早“把車開進礦山”是明智之舉。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
    野兔AV